<progress id="0t1yz"><tr id="0t1yz"><ruby id="0t1yz"></ruby></tr></progress>
  • <li id="0t1yz"></li>
  • <div id="0t1yz"><tr id="0t1yz"></tr></div>
  • 123

    文章詳情
    當前位置: 企業文化 > 風采中核
    四〇四改革開放40年發展紀實
    文章來源:中國核工業報 日期:2018年09月19日

      “在中國版圖上,它地處偏遠的荒漠戈壁;在中國核工業史上,它是我國核工業最大最重要的生產科研基地,支撐起全世界華夏兒女的脊梁之城。它就是中國核城。”2018年盛夏,“中國核城”入選第一批核工業文化遺產名錄,這座“在地圖上找不到的神秘小城”激蕩起核工業人貫穿往昔、薪火相傳的熱忱與自豪,為新時代堅定文化自信注入新的強心針。悠悠歲月里,核城見證了“兩彈”核心部件研制成功的傳奇,訴說著中國核工業從無到有的歷史,點燃了億萬國人心中“中華崛起”的夢想,也烙印下老一輩核工業人艱苦卓絕的奮斗圖景。

      甲子榮光寫不盡核工業創業者的奉獻與犧牲,改革開放的浩蕩大潮為戈壁荒灘帶來融入廣闊世界的新希望,也給四〇四帶來了“保軍轉民”的戰略調整使命。“那是核城特別艱難的日子,但即使條件再艱苦、經濟再困難,核城人也不會忘記肩上的責任。”二次創業時期,他們堅守著核基地,保留了部分生產能力,保證了核設施安全與核基地的穩定,為國家、企業保留下一支科研技術生產隊伍,行勝于言地為“戈壁灘上扎下根,獻了青春獻終身,獻了終身獻子孫”的誓言做了最真實生動的注解。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擔當。核城如今是中國建設最早、體系最完整、規模最大的核工業綜合性科研生產基地,“第三次創新創業”的時代機遇再一次激發出核城人“核鑄強國夢”的巨大能量,朝著建設科研生產一體化新型戰略核基地的目標邁進。無論什么時候,“祖國需要我”的承諾與堅守都深深烙印在四〇四人心中,鞭策著他們砥礪前行。

      在轉型脫困中負重前行

      核城周圍是茫茫的戈壁荒灘,那一望無際的曠野似乎沒有盡頭,無窮無盡地伸向遠方,與藍得純粹、藍得深邃、藍得徹底的天空相接,顯得格外空曠而悠遠。一叢叢駱駝草頑強生長,一如堅守在戈壁灘深處的核城人,百折不撓而義無反顧。

      1978年,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中國大江南北,然而,對于四〇四來說,卻面臨前所未有的考驗。生產任務開始銳減,部分生產線關停,部分核設施退役,生產效益急劇下降。

      看著日益蕭條的廠區,核城人意識到,轉型是脫困的必由之路。“轉民”的探索充滿挑戰,陌生的市場,比戈壁灘上肆虐的風沙更讓四〇四人無所適從。摸著石頭過河的四〇四人開始了“二次創業”,先后研發出智能火災自動報警系統、鈦白粉、鈾試劑系列產品、核輻射應用技術等。由于投入不足,加之計劃經濟帶來的諸如成本控制不力等因素,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和競爭的日益激烈,許多項目都沒有做大做強,也沒能改善四〇四的經濟效益。但這些民品項目支撐著四〇四走過了上世紀80年代末期到90年代那段艱難的日子,讓核城人了解到戈壁灘外市場與生活的另一種可能。

      “對于四〇四來說,不能只強調經濟效益。若講效益,四〇四的存在、它的生產能力的存在和技術隊伍的穩定就是最大的效益。”在四〇四最艱難的時候,各級政府部門給了其最大的支持;即使在企業最艱難的時候,核城人也始終沒有忘記他們肩上承擔的那份國家責任。在生產任務量銳減、每月只發得出部分工資的困難時期,四〇四人多方籌措,把開源節流的資金用于對部分生產線進行改造,提高生產技術水平,確保核基地的穩定運行和核設施的安全;對封存保留的生產線,尤其是獨有的生產線,做了大量維護工作,始終保持著較高的生產能力,為新時代的核工業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2003年4月,四〇四的整體發展之路迎來了新的轉機。國家兩部一委頒發文件提出,要將四〇四建成一個主體精干、機制靈活、技術先進,生產科研一體化,適應市場經濟、滿足國防建設需要的新型高科技核基地。這是新世紀國家對四〇四公司的要求,也是國家提供的發展機遇。2004年以后,四〇四公司實施主輔分離,完成改組和競爭上崗,成立了多個專業分公司,并按照現代企業制度要求,變革管理模式和機制。

      2007年春節,核城人終于走出了居住了48年之久的戈壁荒漠,在嘉峪關新城中迎來了他們嶄新的一年。新核城生活區位于嘉峪關市區,有樓200多棟,房6000余套,地124萬平方米,居民2萬多人。大道通衢,樓宇儼然。

      新核城,新時代,一個更加完善的職工互助保障體系正在逐步形成,讓職工真正感受到企業的關懷,讓企業的發展惠及了職工——這些在祖國需要時甘于奉獻、無怨無悔的可愛的人們。

      因新時代需要而砥礪創新

      40年的時間,于歷史或許只是滄海一瞬,對于奮斗于茲的四〇四人而言,便是一個時代烙印于心的印跡。上世紀80年代中期,中國核電建設開始起步;1991年,我國大陸第一座核電站——秦山一期并網發電。從此,核能不僅成為構筑國防堅盾的基石,更成為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的“強心劑”。面對新的時代需求,四〇四瞄準時機、主動布局,接過了保障“國之光榮”秦山核電站的生產原料充足、穩定的重任。

      20世紀末21世紀初,中國進入核電高速發展時期,對鈾純化轉化的產能需求大幅度增加。四〇四作為中國最主要的鈾轉化保障單位,依然沖在了第一線。

      “我們堅持做好技術儲備工作,隨時準備好支持相關工程的跨越式發展需要。”如今,四〇四鈾純化轉化能力位居世界前列。具有完整自主知識產權的鈾純化轉化技術體系已經在四〇四形成。把握時代的發展機遇,四〇四不僅在核燃料供應鏈中站穩了腳跟,更提高了中國核燃料生產能力,滿足了國家核電發展的需要,為核電大發展提供了堅實的基礎。

      推進鈾純化轉化項目建設的同時,四〇四還形成了材料科研生產及儲備能力;建起了我國唯一一座動力堆乏燃料后處理中間試驗廠,打通了動力堆乏燃料后處理工藝流程;具備了核設施退役及放射性廢物治理能力。一個多元化的“4+X”創新發展格局正在形成。

      2016年,四〇四迎來了第三次創新創業的發展時期,提出了“科研帶動生產”的發展理念,注重加大科技創新力度,提升核心競爭力,為公司可持續發展提供支撐。

      “發達國家發展經驗表明,國家實驗室已成為主要發達國家搶占科技創新制高點的重要載體。”2018年全國兩會上,中核集團提交了《關于建設四〇四國家實驗室的建議》,計劃依托四〇四的公共設施運行和后勤保障服務,對標美國橡樹嶺、阿貢等國家實驗室,打造在國際市場上具有引領作用的核科技創新研發平臺。

      “凡有核工業處,必有四〇四人。”幾代核城人的奮斗與輝煌屬于昨日,未來的征途道阻且長,行則將至。“茫茫的戈壁灘是我的本色,站在這大漠上,我聽大風歌,拓荒的足跡走進共和國的史冊,我對太陽說,我愛祖國,祖國需要我……”四〇四司歌《祖國需要我》激越昂揚依舊,訴說著核城永遠不忘的初心和不變的使命——為祖國需要而奮進。(蔡皛磊)

    【打印】 【關閉窗口】

    河南11选5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