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0t1yz"><tr id="0t1yz"><ruby id="0t1yz"></ruby></tr></progress>
  • <li id="0t1yz"></li>
  • <div id="0t1yz"><tr id="0t1yz"></tr></div>
  • 123

    文章詳情
    當前位置: 企業文化 > 風采中核
    原子能院:修煉“內力” 建設世界先進核科研基地
    文章來源:中國核工業報 日期:2018年09月19日

      “世界上最重的東西莫過于責任。從核工業第一輩創業者開始,就立下標桿,以身許國,一直到今天,我們這一代人又接過衣缽,我們不敢忘卻責任。”

      “……科技工程是萬無一失的重任……”

      這是中國原子能科學研究院榮獲首屆科技創新團隊和個人榮譽者的感言,也是他們的錚錚誓言。

      進入新時代,科技創新已成為發展的新引擎。原子能院從去年開始召開年度科技工作會,這是貫徹國家科技強國戰略和集團科技創新政策,落實原子能院科技創新措施的具體舉措。

      而在今年召開的以“科技興核、創新發展”為主題的科技工作會上,中國原子能院院長萬鋼表示:“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戰略支撐。新時期,原子能院將建成基礎性、綜合性、世界先進水平的核科技研究基地,成為先進核能的技術主導、核基礎研究的主要支撐、核技術應用的創新源頭和核科技戰略的思想源泉,為建設核工業強國做出新的貢獻。”

      “十八大以來,國家高度重視科技創新,中核集團將科技創新工作也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專門召開科研院所科技工作座談會,對科技創新提出了許多要求,同時也給寄予了很高的希望。新時代、新使命,原子能院必須順應時代要求,成為核科技原始創新的發源地、思想庫,打造成為世界一流的核科研基地。”副院長柳衛平指出。

      迎來科研“黃金時代”

      在武俠小說中,高手們靠內力對決一較高下。如今,要想成為世界核能這方“武林”中的“高手”,唯有不斷創新,修煉核科技的“內力”。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了2035年建成創新型國家、2050年建設成為現代化強國的發展目標。這對于核工業來說,就是要實現核大國向核強國的跨越,實現在世界核科技領域的并跑乃至領跑。

      中核集團董事長余劍鋒指出,原子能院等科研院所的科技水平代表著中國的核科學技術水平。

      國家、中核集團對于科技創新的高度重視,為核科技創新提供了更大的發展空間,而產業發展亦需要科技工作創新作為。新時代大幕拉開,原子能院迎來了科研的“黃金時代”,也全力修煉著“內力”。

      幾年來,原子能院以國家和集團公司核強國建設、核科技創新戰略布局為根本遵循,立足國家核科研基地與集團公司重要支撐的定位,對科技創新工作進行了系統設計和全面布局:以“三個堅持”發展原則為指導,制定了“十三五”“6631”發展目標和“6944”科技創新目標;發布了《關于推進重大項目高效實施的專項方案》,出臺了《關于促進重大項目責任落實的十一條措施》,全面推動重大項目;發布《推動科技創新若干措施》和《產業改革若干條措施》,圍繞頂層設計、專項管理等11個方面制定了40條專項措施,從打造資管平臺、激發人員活力等5個方面制定了25條專項措施,積極營造有利科技創新的良好環境;瞄準現代化強國和核強國目標,布局重大項目和重大科學平臺,積極謀劃前沿性、顛覆性技術;堅持人才強院戰略,建設人才特區,大力實施四個人才計劃,為科技創新、興核強軍提供根本保證。

      可以說,如今,原子能院科技創新局面實現了全面“升級”。“與‘十二五’相比, 原子能院‘十三五’的科研經費增長了兩至三倍。”柳衛平說,“目前,原子能院承擔了多項國家重大項目,原子能院科技工作呈現‘三足鼎立’(國家安全、基礎研究、先進核能)之勢,打造著在關鍵技術領域的核心能力,提升著院整體科技創新能力。”

      而在軟硬件的支持下,“十三五”以來,原子能院立足國家核科研基地與中核集團重要支撐的定位,堅持“強軍首責、科技興核”為引領,抓住重大戰略機遇,實施重大科技工程,強化自主創新,全面構建先進核能、核技術與核基礎等核心能力,科技工作取得顯著成績:核材料與燃料、后處理技術取得突破;加速器發展全面提速;國際合作與核技術出口大力發展;核物理與核天體物理原始創新成果顯著;重大設施建設取得突破;兩個國防科工局創新中心落戶原子能院;中國先進研究堆首次產生冷中子束流,實現連續14天高功率穩定運行;北京HI-13串列加速器累計運行超10萬小時。

      “集團公司2018年工作會提出了核強國目標,原子能院就是要把強院夢與中核夢、中國夢緊密結合起來,勇于在核科技創新歷史征程中擔當新使命,在核大國向核強國轉變的偉大實踐中做出新的貢獻。”萬鋼說道。

      營造環境激發創造力

      從柳衛平的辦公室鳥瞰整個原子能院,樹木蔥籠之間,重水反應堆、回旋加速器、中國實驗快堆、中國先進研究堆……幾十年來陸續建設的各大科學研究平臺盡收眼底。正是源于它們,多年來,肩負國家安全、核能發展、基礎研究使命的原子能院孕育而出了眾多矚目的科研成果,依托它們,這個底蘊十足的綜合性科研院所正不斷加速“建設世界先進水平核科研基地”的步伐。

      自上世紀五十年代“一堆一器”建設以來,原子能院形成了核物理、核化學與放射化學、反應堆、加速器等八大專業學科,建設了49-2堆、微堆、中國先進研究堆、中國實驗快堆和HI-13串列加速器、30MeV強流質子回旋加速器、高能大功率輻照加速器等“多堆多器”,深耕先進核能、核技術、核基礎三大核心領域,為我國核科學技術發展奠定了基礎。在國際合作方面,積極響應習近平主席在2016年華盛頓核安全峰會提出的“加納模式”,幫助加納實現微堆低濃化改造,貢獻了中國智慧;在伊朗阿拉克重水堆改造中提交了“中國方案”;與此同時,還遠赴萬里,對援建阿爾及利亞的重水反應堆進行升級改造。

      這些耀眼的成績,見證著原子能院60年來的核科技進步,以及不斷強大的科技實力。“而我們的目標是打造世界級大科學平臺,擁有世界級科學家,做出世界級交叉性成果,也唯有如此,才能滿足一流集團對科技能力的要求。”柳衛平說。

      當前,我國核科技工業正處于“跟跑為主”向“領跑、并跑、跟跑三跑并行”轉變的快速發展時期,要打造真正 “領跑” 的技術,在柳衛平看來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對標世界一流科研機構,我們要創造一個有利于科技人員潛心開展科研工作的環境,這至關重要。”

      要構建分類管理體系。科技創新需要科技工作者運用發散的、多元化的思維來全力攻克難題,如果以模塊化、定量化的管理模式對科技人員進行考核,可能就會束縛住科學家的思想。唯有激發培養科學家創造性思維能力,才能創造更大的科研成果。同時,要營造鼓勵先闖、寬容失敗的政治和學術氛圍,打造良好的科研環境。

      要營造良好的國際學術交流環境。要建設國際一流的科研基地,就要吸引國際一流的科學家來交流、工作,才能進一步推進核科技的發展。目前亟待建立對外開放系統,營造更加開放、包容的國際國內交流合作環境。

      要擁有“小核心、大合作”的對外交流胸懷。如今,無論是高校、其他科研院所還是民營企業都各懷絕技。為此,需要建立“小核心,大合作”的機制,加強與外界的交流、合作開發,可以“互為補充”、“物盡其用”。

      重視“面包”也重視“種麥子”的人

      “我們從一間臨時實驗室出發,走過153工號,走過138工號,走到了秦山,走到了四川,現在又走到安徽;我們收獲過關鍵技術突破時的喜悅,收獲過演示驗證成功的喜悅;邁過2003年‘非典’期間的封鎖,邁過‘8×18’整改的沮喪,邁過異地建設的艱辛。回頭看,是無數汗水!無數人的汗水!”——在科技工作會上,獲獎團隊輕同位素分離團隊與大家分享了他們的科技創新歷程,情真意切,引發了現場科技人員的共鳴。

      事實上,科技創新是一個從原始創新、原理驗證、型號示范,到批量生產的鏈條。在這個鏈條中,批量生產是看得見摸得著的成果,往往容易得到更多的關注,而前期的原始創新卻往往默默無聞。“如果把產出的成果看作‘面包’,那么前期的科研就是‘種麥子’。要重視‘面包’,同樣也要重視‘種麥子’的人。”柳衛平表示。

      他進一步說,“種麥子”看似是一個前端環節,但其又隱含著另外一個重要鏈條。一般來說,國際學術交流往往是科技創新的前端——原始創新部分,在這種尖端科技學術氛圍的沐浴下,更有利于出世界一流的人才,而這一群人將是院士遴選的候選隊伍,而院士對于產業發展的重要性就不必多言了。由此可見,關注“種麥子”意義重大。

      “唯有既重視經濟規模,又關注科技創新,不斷提升競爭力,企業發展才能立于不敗之地。”柳衛平表示。

      為了加強“種麥子”人才隊伍建設,原子能院大力踐行集團公司“三支隊伍”的發展思路,深入推進“龍馬工程”,實施“育馬、賽馬、相馬、愛馬”計劃,建立高層次人才集成開發體系。制定了《院人才特區建設方案》,以“國家創新人才培養示范基地”為平臺,推進科技人才工作“龍馬計劃”、海外引才工程“鳳凰計劃”、技能人才工程“藍翎計劃”、管理人才“百靈計劃”為主的人才特區建設方案。“我們還制定了一系列鼓勵政策,如鼓勵在國際知名刊物發表文章,大力支持青年科技人員到國外大學實驗室深造,設立‘科技創新獎’等,激發科技人員投身科技創新的熱情。”柳衛平說。

      面對未來,原子能院有著不凡的科研藍圖:在國家安全方面,核材料、裝置等,將為國家提供多樣化解決方案;在先進核能方面,將推進第四代反應堆更快實現應用,同時進一步開發多樣性小型反應堆,進一步推進后處理技術和退役技術;在核科學的基礎研究方面,除了依靠現有的四大平臺,下一步原子能院還將建設新的裝置,如質子直線加速器,北京ISOL項目,進一步開展原始科技研究,并將成果及時轉化到核技術應用上。推進核基礎成果向核技術成果轉化,不斷做大“三駕馬車”中份額尚小的核技術應用。

      “未來的幾年里,無論從國家安全角度還是在先進核能方面,我們將陸續出世界級別的成果。”柳衛平信心十足地說。“在建設世界先進水平核科研基地的征途上,我們已經邁出了堅實的步伐。”(胡春玫)

    【打印】 【關閉窗口】

    河南11选5破解